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财经新闻 特别报道 媒体聚焦 法制天地 企业风采 来信照登 聚焦三农 社会万象
吉林长春:藐视中央禁令非法强拆,这个书记胆子大!
特别报道  加入时间:2018-04-16 19:41     点击:

长春二道区:范淑琴养殖场被强拆 震撼现场令人过目难忘

           ----是谁给了强拆书记强拆的权力,这个党组织的政治担当在哪里?

  近年来,中纪委监察部多次发文强调,进一步规范征地拆迁行为,集体土地上房屋拆迁参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和补偿条例》的规定,政府不得实施强制拆迁,要依法由人民法院裁定是否强制执行,切实加大查办违法违规强制征地拆迁案件力度,政府强拆可构成犯罪。然而吉林长春市却置中央三令五申的禁令于不顾,公然动用警力暴力强拆,惹得民怨沸腾,舆论一片哗然,影响十分恶劣。

  图:强拆现场一片狼藉

  图:范淑琴养殖场及养殖场冷库的营业执照。

  本网讯(记者 张一峰 马秋岩 报道):2017年6至7月份,吉林长春市二道区委区政府相关领导,带领公安、城市执法及拆迁人员近300百人,浩浩荡荡对位于二道区英俊乡长青村13队村民范淑琴的“淑琴养殖场”进行了两次强拆,拆迁导致其一万五千余平米的温室被拆除,所有房屋被毁于一旦,一家老小流离失所。

  长春二道区农民范淑琴,全家直系亲属十余人,祖孙四代近二十口人均是长青村本村村民,一直以温室大棚为主要生活来源,一家老小均居住、坐落在自己的承包地、宅基地上。2008年,响应国家富民政策的号召,范淑琴及家人东借西凑一部分资金,盖起了养殖场养鸡,范淑琴介绍,其养殖场及承包的温室、冷库及住房近一万五千平,当时总投资七百多万元。随后全家人都开始打理这个养殖场,在一家人的齐心努力下,养殖场经营的红红火火。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16年,长春市委市政府因城市发展要求,需征收长青村8队、13队的土地进行百里伊通河水系生态治理工程。2017年5月份以来,二道区政府就一直催范淑琴一家拆除养殖场及冷库。范淑琴说:“在强拆前,政府拆迁办人员只有一次找过我们,给了我们一张拆迁评估单,并说,就给你们这些钱,如果不签字就强制拆除了。拆迁办给的赔偿连我们的投资成本都不够,我们怎么可能接受呢?拆迁办人员口气很坚决,我们很气愤,但又无可奈何。”胳膊拧不过大腿,政府在没有给范淑琴一家出示土地征收批文的情况,就凭着二道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一纸强制拆除违法建筑物通知书,就把范淑琴拥有合法营业执照的企业拆除了。

  图:长春市国土资源局出具的长国土资【2017】77号《政府信息不存在告知书》,证明百里伊通河水系生态治理工程--东新开河项目没有征地批文。

  图:很可笑,政府在没有征地批文的情况下,却反而对范淑琴的养殖场下达了违法占地确认书,更令人可笑的是,该非法占地确认书竟然没有具体日期。(范淑杰是范淑琴的姐姐)

  图:二道区城市管理局下发的强制拆除违法建筑物决定书。

  为了揭穿政府在没有土地征收批文的情况下,欺骗村民违法征地的内幕,长青村民杨少增、张忠文、谢丽君、张淑珍、董长有、王相坤、田有、田库、田忠、田国于2017年6月28日到长春市国土资源局咨询,长春市国土资源局出具的《政府信息不存在告知书》长国土资【2017】77号一告文件显示:“......地块:东至新开河、西至正茂,南至机场、北至四通路。......经核实,查询地块包含棚户区改造项目、世纪大街项目,百里伊通河水系生态治理工程--东新开河项目。目前棚户区改造项目、世纪大街项目未办理用地手续,百里伊通河水系生态治理工程--东新开河项目正在履行征地程序,尚未得到征地批复......”

  记者获悉,我国对土地征收有严格的法律制度,没有征地批文的安置补偿协议,不具有法律效力,是无效的。长春市国土资源局《政府信息不存在告知书》证明长春市政府这次征地未得到征地批复,是违法的,很显然对范淑琴的不合理的拆迁赔偿也是无效的。

  “说心里话,政府治理污染,改善地方环境,我们老百姓是举双手欢迎的。但政府征地也要应该有个合法的征地手续啊,但这些官员不管这一套,在不给群众开会、发布公告、不同意拆迁补偿标准的情况下,就采取高压政策,悍然强制拆除。”范淑琴气愤地说。

  2017年11月23日,在范淑琴被拆除的养殖场记者看到,占地150多亩的养鸡场成了一片片废墟,鸡笼子被凌乱的堆在一起,养鸡场已经被拦腰挖了个大坑,很多家具衣服被埋在废墟里,一只平时因看鸡子而喜欢狂叫的狗卷缩在一个桌子下面,任凭你怎么推它,它也不吱声,一动不动地窝在那里。

  据范淑琴反映,2017年6月22日养殖场被强拆后,他们一家人相信政府会给其一个公道说法,就去二道区委区政府上访,反映自家遭遇的事情,官员们不是不接见就是声称其房屋是违法建筑,导致均无结果。后来,范淑琴因此还被当地公安机关以扰乱社会治安等理由强制拘留五天。

  在范淑琴一家不断向政府反映情况期间,2017年7月17日,政府有恃无恐,对范淑琴的养殖场又进行了野蛮的第二次拆除。

  “在政府相关领导的指挥下,公安民警、拆迁办及防爆人员等人员近三四百人再次闯入我的家园,强拆我家,我上前说理被警察拦住,我亲属丈夫因觉得受不了如此这般欺辱,上房抗议。拆迁办强行生拉硬拽我家人,相关领导没有一个听百姓苦衷,让我们伤心的是,一女性带眼镜领导说只要不死人就给我拆。后拆迁人员居然偷偷的进入我家房屋,在房屋内放火,逼迫我一家老小从房上跳下来,或许是老天怜悯,我家人并没有太大伤亡,但在房屋上的拆迁人员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同事竟能做出如此卑鄙的手段,匆忙之中,跳下来导致重伤后死亡。在这样一个透明的法治社会,我们不敢相信会有这么多目无法纪、滥用职权、欺压百姓的官员,但是事实上这样的事件真得就发生我们身上!”说到时,范淑琴的家人都哭了起来。

  范淑琴说,他们的养殖场起步艰难,这两年才好转,没想到就被强拆了,现在欠别人那么多钱还不知道怎么还,更重要的是,由于政府没有给安置过渡费用,他和家人近20多口人流离失所,已经无家可归。

  图:公安部早就有规定,地方政府的强拆和强征行为,警察不能参与,一经查实,坚决处理。但二道区委区政府,却公然对抗中央禁令,违法动用警察进行强拆。

  记者从二道区政府官方网站上获悉,就是这样一个没有相关土地批文的项目, 2017年11月16日,长春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王长久,市委常委马延峰一行,在二道区委书记黄宪昱、区长王吉、副区长张万财的陪同下,到二道区调研百里伊通河生态水系治理工程征收工作(见上图)。面对长青村强拆民房惹起的巨大民意反弹,不知纪委书记王长久是不知情还是充耳不闻,对这样一个没有土地批文、违规强拆的事情不仅漠然视之,竟然还对二道区百里伊通河水系治理工程征收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二道区委书记黄宪昱对这个没有土地批文的项目更美其名曰:能否打赢伊通河综合治理工程征收攻坚战,是检验党员干部能力水平和担当精神的最好“试金石”,不禁让人大跌眼镜。

  范淑琴无比气愤地说:“我们祖祖辈辈在这里生存居住,从干养殖场到现在八、九年了,一直风平浪静,政府相关主管部门给我们办了各种执照手续,我们一直合法经营,没有任何部门说是违法建筑,可是政府一纸强拆通知书,我们拥有合法执照的养殖场就成了违法建筑了,政府自己左手打右手,把我们长青村民害苦了,这说白了像黄宪昱这些官员们就是政治流氓,政府的公信力究竟去了哪里?听说强拆书记黄宪昱近期还是市里重点考察干部,马上要高升,我们无法想像,为了自己的政绩,‘强拆’民意,骂声一片的书记,这样有‘病’的干部一旦高升,必然还会为了自己的政绩及官位,祸害另一方百姓,更没我们老百姓的活路!长青村广大老百姓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面对政府及开发商等强势集团的侵犯,被拆迁户作为弱势群体总是显得力不从心,维权之路亦是磕磕绊绊、艰辛重重。虽然《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出台,废除了《城市房屋拆迁条例》中的行政拆迁手段,规定了行政机关只能到法院申请强拆,自此司法拆迁成为唯一的强制制度。但总有人认为“官官相护”,这些规定多半是泛泛空话,不能落到实处,更不能杜绝现阶段愈演愈烈的暴力拆迁、粗暴执法现象。

  但令人振奋的是,国家对打击违法违规强制征地拆迁行为的力度之大,重创了征地拆迁中官商勾结、权钱交易造成的扰乱民众生活、侵犯百姓权益的不法行为。

  在长春,法律正逐渐成为官员们手里的大棒,挥舞在大众的头上,行政主管部门已经成为法律的代名词,只要在这个部门的行政权范围内,它就是法律的主宰,予取予夺,唯我独尊。暴力征地使法律失效,使官员涉黑,模糊了黑与白的界限。目前,我国正在构建和谐社会,切切实实地解决民之疾苦,民之所盼,为民办实事,办好事,为民分忧解难,这是各级政府官员应尽的职责.长春市政府及二道区委区政府的某些官员,视法律如儿戏,违法强强拆,与中央的政策大相径庭,难道不应该受到应有的处罚吗?

  本文截稿前,已将此稿发至吉林省委第七巡视组邮箱:swdqxsz2018@163.com。

  此事究竟如何进展,我们拭目以待!

  编后语:

  一个个不断见诸报道的拆迁案例,貌似已经给“拆迁”这个简单的动词赋予各式各样颇具玩味的新含义,从暴力拆迁的“屡试不爽”,到“调虎离山式”拆迁的“兵法用尽”,再到“株连”拆迁的“无所不能”,这些都无一例外让公众看到了缺乏法律敬畏背后暴力执法的可怕与荒诞。

  不可否认,由于经济社会的发展,城市的规划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和要求,退一万步来说,本文中的长青村即使需要拆迁,拆除也该在法律的“条条框框”中按步推进,政府也应该在土地手续完备及村民安置补偿到位的情况下,以人为本和谐拆迁,像“过家家”一样动用公安、城管等政府资源使其全部“遁形”岂不是荒谬?“范淑琴们”的养殖场都是合法经营,都有着合法的手续,城市管理者自然应该遵守,得到拆迁命令后,就该好好协商,对“范叔琴们”进行妥善的安置和赔偿,焉能仗着执法特权胡作非为?撂下一句“就给你们这些钱,如果不签字就强拆了”的“神回复”伤了民心不说,也伤了政府的公信力。

  城市管理讲究文明有序,而管理者却知法懂法却不守法,并且还不思悔改一个劲儿地“捂盖子”,如今,原本过着合法经营小日子的“范淑琴们”成了无业人员,流离失所着实令人唏嘘,而等待那些暴力执法者的将是什么呢?是严厉问责抑或纵容包庇?答案,唯有在舆论的酝酿中等待官方去揭晓了。

  敬请关注系列报道之二。

  相关链接:长春市长因暴力强拆致人死亡被责令公开道歉:

  2011年3月,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违法强拆致人死亡一案中,长春市科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未与长久家苑棚户区改造项目中的182户居民签订补偿安置协议的情况下,于今年3月26日与其委托的东霖拆除公司组织雇佣数百人、18台钩机进入拆除现场,采取暴力手段对多栋楼房进行强行拆除,致使未及时撤离的被拆迁人刘淑香(女,48岁)被埋窒息死亡。监察部责令长春市政府向吉林省政府并国务院作出深刻检查,责令长春市市长向全市人民公开道歉。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十三条规定,行政强制执行由法律设定,法律没有规定行政机关强制执行的,作出行政决定的行政机关应当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八条第一款规定:“被征收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不提起行政诉讼,在补偿决定规定的期限内又不搬迁的,由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范淑琴房屋被强拆事件中,二道区政府在并未获得法律、法规授予行政强制权的情况下,对其房屋实施了强制拆除行为,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发布者资料
WangHui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6-12 16:06 最后登录:2018-07-06 10:07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15,华夏报道网(hxbdw.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475661834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